數據報告 report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數據報告 > 民間借貸案例大數據報告

民間借貸案例大數據報告

發布時間:2017/01/14 數據報告 瀏覽:2158

作者:八謙金融事務部

作者從公開的裁判文書數據庫中,收集了從2014年1月1日至2015年5月15日,幾乎涵蓋了云南省所有法院已公開的2268份民間借貸案件判決書,并按地域分布從中隨機抽取了498份,對其進行數據整理及焦點問題分析,形成此報告。

目錄
第一篇 數據基本情況

一、案件地域分布
二、借貸主體情況
三、本金金額及支持情況
四、借款利息及支持情況
五、逾期利息支持情況
六、原告提交證據
七、法院支持被告抗辯事由
第二篇 焦點問題分析
一、“砍頭息”的性質如何認定?
二、如何認定借貸關系是否合法?
三、如何認定借款的實際交付及金額?
四、利息能否轉為本金計算復利?
五、借款主體如何認定?
一、案件地域分布
云南省各地州2014年民間借貸案件數量分布情況:昆明市1097個、曲靖市202個、玉溪市214個、紅河州170個、大理州23個、楚雄州132個、昭通市97個、文山州55個、保山市96個、臨滄市42個、普洱市39個、版納70個、麗江市5個、德宏州13個、迪慶州2個、怒江州11個。

如上圖,我們把昆明及各州、市的案件數量與其GDP進行對比,不出所料,民間借貸案件數量與當地GDP成正比關系。可以推測,一個地方經濟發達程度與民間借貸活動之間有重要關聯,民間借貸正從熟人間的互助行為向商業行為演變。
二、借貸主體
根據統計分析:自然人之間借貸案件數量為458個,占比91.97%;自然人作為出借人與企業之間形成的借貸案件數量33個,占比6.63%;小貸公司作為出借人的借貸案件最少,為7個,占比1.40%。

從上述數據可看出,專業機構放貸引發糾紛的占比極小,我們判斷,這一方面是因為專業機構放貸的規模有限,另一方面專業機構具備一定的風險識別和控制能力,有效降低了糾紛發生概率。
我們認為,商業性民間借貸是一項法律風險高、易誘發社會矛盾的行為,亟待從立法層面予以規范。
三、本金金額及支持情況
(一)本金支持情況
本金支持情況:全部不支持有22份,占比約4.42%,部分支持有70份,占比約14.06%,全部支持有406份,占比約81.52%。

(二)本金支持與否的理由

如上表所示,根據對原告主張本金的支持情況,將法院裁判觀點分為三種情況:
1.全部不支持本金:第一,民間借貸案件中,自借款期限屆滿之日起算超過兩年的,法院對原告的主張債權請求一般不予支持,除非當事人能夠證明訴訟時效因中止或中斷重新起算而未超過兩年訴訟時效限制規定。第二,當事人不能證明存在合法借貸關系和借貸事實的,對其返還本金請求不予支持。訴訟實踐中,原告如能證明雙方確實有借貸資金往來,且該資金往來不存在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的情形,法院一般對合法借貸關系予以認可。而當事人之間因基于合作關系、要求返還“好處費”、受脅迫、謀取高利的放貸、賭債等事實和原因出具的借條、欠條均不被認定為合法借貸關系。
2.僅支持部分本金:第一,已經歸還部分本金的,法院僅支持原告未受償部分債權。訴訟實踐中,被告舉證證明已經歸還部分借款本金,而原告不能證明該往來資金系基于其他法律關系的,法院一般認定該資金往來系被告償還原告借款本金。第二,民間借貸案件中,以實際交付為借款金額的認定標準。訴訟實踐中,原告僅提交借條、欠條等書面材料,但被告主張原告提交書面記載的全部或部分出借款項系原告自行將借款利息轉為本金而要求被告出具的借款憑證,原告因預先扣除利息或其他原因而未足額向被告交付出借款項,而原告不能證明實際向借款人全額交付了所主張債權對應的款項,法院一般對原告不能證明實際交付部分債權主張不予支持。
3.全部支持本金:對原告主張的借貸事實清楚、證據充分,被告對借貸事實自認,或被告缺席審判情況,法院一般對原告主張債權予以支持。
四、借款利息及支持情況
(一)民間借貸利息主張及支持情況
在所統計的498件民間借貸糾紛案例中,當事人約定了借款期內利息的,出借人以借期內的利率主張利息的,法院予以支持的案例共計69件,占統計案件的14%;當事人約定了借款期內利息的,出借人以借期內的利率主張利息的,法院部分予以支持的案例共計118件,占統計案件的24%;當事人約定了借款期內利息和未約定利息的,出借人主張利息的,法院不予支持的案例共計48件,占統計案件的9%。其余案例因當事在訴求中人未主張利息,法院根據“不告不理”的原則不予以判決案例共計263件,占統計案件的53%。

(二)民間借貸利息請求支付情況法院裁判觀點
1.法院全部支持借款利息裁判觀點
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當事人約定借款利率可以適當高于銀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數),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護。訴訟中出借人以借期內的利率(未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主張利息的,法院實踐判決認為:涉案的借款雙方約定了借款利息,約定的利率低于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四倍,該約定系雙方真實意思表述,屬合法有效,支持以約定的利率計算利息。
2.法院部分支持借款利息裁判觀點
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當事人約定了借款利息,但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數)或在借款中預先扣除利息。部分支持法院裁判觀點:(1)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干意見》當事人約定借款利率可以適當高于銀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數),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護,當事人約定了利率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超過的部分不予支持;(2)根據《合同法》借款的利息不得預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預先在本金中扣除的,應當按照實際借款數額返還借款并計算利息,支持利息以實際借款金額計算。
3.法院不予支持借款利息裁判觀點
不予支持利息法院實踐裁判觀點:(1)根據《合同法》自然人之間借貸對支付利息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視為不支付利息。由于當事人沒有約定借款利息,故不支持借款利息;(2)當事人雙方雖然約定了借款利息,但是由于未認可借條的真實性,故不支持利息或者由于非法的借貸關系不受法律保護,不予支持利息。
五、逾期利息支持情況
(一)民間借貸逾期利息請求支持情況分析
在所統計的498件民間借貸糾紛案例中,當事人僅約定了借期內利率,未約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以借期內的利率(銀行同期利率四倍以內)主張逾期還款利息的,法院予以支持的案例共47件,占統計案件的9.4%;當事人約定借期內利率為銀行同期利率六倍,未約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以銀行同期利率六倍主張逾期還款利息的,法院予以支持的案例僅1件,占統計案件的0.2%;當事人既未約定借期內利率,又未約定逾期利率的,出借人以銀行同期利率主張逾期還款利息的,法院予以支持的案例共44件,占統計案件的8.8%。其余案例因當事人在訴求中未主張逾期利息,法院根據“不告不理”的原則不予判決,占統計案件的81.6%。

(二)民間借貸利息請求支付情況法院裁判觀點
我們將逐一分析逾期利息四倍以內支持情況、超四倍支持情況、銀行同期支持情況的具體原因。
1.逾期利息四倍以內支持案件的裁判核心觀點為,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當事人僅約定借期內利率,未約定逾期利率的,出借人以借期內的利率主張逾期還款利息的,依法應予以支持。法院實際判決中給出的理由主要有兩點:第一,涉案借款合同中約定的月利率低于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四倍,應按雙方約定的利率計算;第二,涉案借款合同中約定的月利率高于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四倍,應按照銀行同期貸款利率四倍計算。
2.逾期利息超四倍支持案件的裁判核心觀點為,根據中國人民銀行“關于逾期貸款利率執行在借款合同載明的貸款利率水平上加收30%—50%”的規定,法院理論上支持出借人逾期利息超四倍的訴求,但由于出借人僅主張了同期貸款利率,自動放棄逾期利息超四倍的訴求,因此,在實際判決中法院支持的逾期利息并沒有超過四倍。

3.逾期利息按銀行同期支持案件的裁判核心觀點為,民事行為的過錯方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債務人應付未付本金時存在過錯,對此過錯承擔的法定責任是逾期付款違約金(逾期貸款利息)。法院實際判決中給出的理由主要有兩點:第一,涉案借款合同中約定的月利率為銀行同期貸款利率,逾期利率應按雙方約定的利率計算;第二,當事人未約定借期內利率,亦未約定逾期利息的,應按照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

六、原告提交證據
(一)原告提交證據分類統計
根據原告提交證據性質及組合,分為以下三類:
第一類:原告僅提交借款憑證。包括借款合同、借條、欠條、還款承諾等能夠直接證明借貸關系的證據。
第二類:原告僅提交交付憑證。包括收條、收據、銀行轉賬憑證等能夠直接證明發生過款項實際交付的證據。

第三類:原告提交借款憑證與交付憑證。

根據對抽樣的498份判決進行統計,第一類有286份,占比為57.43%;第二類有18份,占比為3.61%;第三類有194份,占比為38.96%。

(二)借貸關系認定情況
原告提交以上三類證據后,法院對是否存在借貸關系的認定統計如下:
1.原告僅提交借款憑證的286份判決中,法院全部認定原被告雙方存在借貸關系。
2.原告僅提交交付憑證的18份判決中,法院不予確認原被告雙方存在借貸關系的有8份,占比44.44%;僅憑交付憑證認定存在借貸關系的有10份,占比55.56%,但其中有6份為被告自認債務。
3.原告提交借款憑證與交付憑證的194份判決中,法院全部認定原被告雙方存在借貸關系。
根據以上數據統計,原告僅提交借款憑證和同時提交借款憑證與交付憑證的,法院全部認定借貸關系的成立。而原告僅提交交付憑證的,若被告對存在借貸關系予以否認,則有很大概率被認定為不存在借貸關系。
七、法院支持被告抗辯事由情形

如上表所示,根據對原告訴訟請求的支持情況,將法院判決分為兩類:
(一)全部不支持原告的訴訟請求
當被告提交證據證明以下四種情形,且原告不能提出相反證據的,法院傾向于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1.原告主張的債權已過訴訟時效。民間借貸適用兩年的訴訟時效,一般自借款期限屆滿之日起算,或自訴訟時效中斷后重新起算。若原被告雙方在借款憑證中約定了借款期限,在超過兩年的訴訟時效后原告才向法院起訴主張債權的,如果原告不能舉證有訴訟時效中斷或中止的情形,則被告提出超過訴訟時效的主張會很大概率獲得法院的支持。
2.雙方不存在借貸關系。這是對雙方借貸關系的直接否定,如果被告舉證證明雙方雖然發生過資金往來,但該資金往來系基于非借貸法律關系,而原告不能提交借款憑證(或借款憑證加交付憑證)這類能夠直接證明借貸關系存在的強力證據的,則法院很大概率不會認定借貸關系的存在。
3.借款本金及利息已全部歸還。如果被告舉證證明已經全部歸還借款本金及利息的(通常原告出具的收條或銀行轉賬憑證等),而原告不能舉證證明該往來資金系基于其他法律關系的,則法院會傾向于認定被告已經向原告全部歸還了借款本金及利息。
4.原告并未實際交付借款給被告。一般出現在原告僅提交了借款憑證而未提交交付憑證的情形下。被告主張借款并未發生實際交付,而原告不能進一步舉證已經交付借款的事實,則是否實際發生借款的交付將成為案件的爭議焦點,法官具有較大的自由裁量權。可以參看本報告第二部分焦點問題三的分析。
(二)部分支持原告的訴訟請求
當被告提交證據證明以下四種情形,且原告不能提出相反證據的,法院傾向于駁回原告的部分訴訟請求。
1.原告預先扣除利息。如果被告舉證原告在交付借款時預先扣除利息的,則法院不會全部認定借款憑證中的借款本金,而是以實際交付的金額認定借款本金數。
2.已歸還部分本金與利息。如果被告舉證已經歸還部分本金與利息的,法院會從借款本金與利息中相應扣除。若雙方無特殊約定,歸還的款項按照先息后本的方式進行計算。
3.按照交付憑證認定實際借款本金。這是在已經確認存在借貸關系的情形下,若被告舉證原告未全部交付借款本金,而原告不能進一步舉證已經全部交付的,法院傾向于按照交付憑證認定實際發生的借款金額。
4.原告主張的本金系復利計算而來。由于目前法院對復利持反對的態度,故被告舉證原告主張的本金系復利計算而來,而原告不能進一步舉證該本金是實際交付的,則法院傾向于只以實際交付的金額作為借款本金。
第二部分 焦點問題分析
一、“砍頭息”的性質如何認定?
(一)判決文書原文摘要——(2014)永民初字第107號
“……2011年10月25日、11月7日,原告胡友銀分兩次匯給被告付庭聰各480000元,合計960000元。2012年1月17日,被告付庭聰出具了向原告胡友銀借款1000000元的借條……本院認為,被告付庭聰向原告胡友銀出具了借條,雙方即形成了借貸關系,被告付庭聰應當承擔償還借款的民事責任。原告胡友銀向被告付庭聰提供的借款實際為960000元……為此,應當由被告付庭聰按實際借款數額960000元償還原告胡友銀借款本息。對原告胡友銀的訴訟請求,本院部分予以支持……”
(二)裁判觀點小結

通過同類案例的對比分析,筆者發現在審閱的該類案件中,法院不認可預先在本金中扣除部分或全部利息的行為,法院對實際借款金額的認定以出借人實際交付給借款人的金額為依據;借款利息的計算以實際交付的借款金額為依據。

實際交付借款金額由出借人證明。

(三)建議
法律明確規定禁止在交付本金時預先扣除部分或全部利息;如預先扣除,則實際借款金額應按出借人實際交付給借款人的金額為準,利息的計算也應以實際交付的借款金額為依據。
建議出借人在交付借款時將全部本金交付給借款人,借款交付憑證上所顯示的已交付本金數額應與借款合同或借條上所約定的借款數額一致。
二、如何認定借貸關系是否合法?
(一)判決文書原文摘要
1.(2014)昆民二終字第841號
“……本案中,上訴人以被上訴人出具的收款收條主張雙方之間存在借貸關系,但在不能排除收條產生系基于其他法律關系的合理懷疑的情況下,僅憑該證據不足以證實雙方之間基于該筆款項產生借貸關系。上訴人的舉證不足以支持其訴請,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
2.(2013)隴民初字第278號
“……原告針對其訴訟請求,向本院提交證據:客戶存款回單。欲證明原告于2008年12月27日,打入被告賬戶15000.00元……;客戶存款回單,不能證實被告向原告借款15000.00元的事實……”
3.(2014)玉紅民一初字第1457號
“……原、被告之間欠款并非民間借貸法律關系,而是原告晉濤為聯系工作而拿給被告潘玉梅的,現原告晉濤因未達目的而要求被告潘玉梅返還款項因其目的不正當,其訴訟請求無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二)裁判觀點小結
通過上述案例的對比分析,筆者發現在審閱的該類案件中,當出現以下情形時:
  • 原告僅提供對方出具的收條主張對方償還借款;
  • 原告僅提供向對方賬戶轉入資金的存款或轉賬憑證主張對方償還借款;
  • 原告以其基于委托對方代為疏通關系等不正當目的而向對方交付一定數額資金,后因事情未辦成要求返還為由主張對方償還借款;
  • 原告以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的財產進行約定所出具的借條主張對方償還借款。
法院認定當事人的上述糾紛不涉及《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條所稱的“借款合同”,不屬于借款合同糾紛。
當出現以下情形時:
  • 原告明知對方借款是用于償還賭債,仍借款給對方,要求對方償還其出借的對方用于償還賭債的資金。
法院認定當事人之間的借貸關系為非法借貸關系。
(三)建議
1.借款前了解對方借款用途,如明知對方借款是用于償還賭債等非法用途,則不出借資金。
2.僅有對方出具的收條或向對方支付款項的憑證無法證明雙方存在借貸法律關系,日常借貸中需注意準備、簽署、收集、保存能證明借貸關系存在與實際發生的全部證明文件如借條、借款合同、收條、銀行轉賬憑證、還款承諾書、還款計劃書、債權債務確認書等。
3.起訴時需注意引起糾紛的事由的性質,以合適的案由向法院提起訴訟,以促使糾紛的解決,實現自身權益的保護。
三、如何認定借款的實際交付及金額?
(一)判決文書原文摘要
1.(2014)玉中民一終字第47號
“……2011年9月30日,陳世波向李婁民出具一份借條,借條載明:借條,今借到李婁民現金人民幣肆拾陸萬元整(460000.00元),還款日期2011年10月31日止,此據,借款人:陳世波,借款見證人:張福、連艷強,2011年9月30日……被告陳世波答辯稱,其沒有收到46萬元借款……法院認為,合法的民間借貸受法律保護,出借人應對存在借貸關系、借貸內容以及已將款項交付借款人等事實承擔舉證責任;借款人應承擔已經歸還借款的舉證責任。本案現有證據不能證實李婁民已將《借條》所涉借款46萬元交付給陳世波,李婁民要求陳世波償還借款及利息的主張依據不足,應由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判決:駁回李婁民的全部訴訟請求……”
2.(2014)昆民二終字第422號
“……2011年7月25日被告王莉、張崇武、許煥林向原告出具借款300000元的借條,借期三個月。原告于2011年7月25日通過銀行轉賬130000元到被告許煥林賬上;于2011年7月25日用銀行卡從工商銀行支取40000元現金交給被告許煥林。被告王莉于2011年8月24日至2012年8月16日期間通過銀行還款給原告共計153400元……本案中原告主張三被告向原告借款300000元,三被告提出異議,只認可借款170000元,原告出具了300000元的借條,但同時提供的證據只證明向三被告提供借款170000元,故確認本案中三被告向原告借款金額為170000元。扣除被告王莉通過銀行還款給原告的153400元,三被告還欠原告借款16600元……綜上,本院對訴爭借款中有相應交付憑證相印證的部分予以認定,即認定上訴人出借款項為170000元……”
(二)裁判觀點小結
通過同類案例的對比分析,筆者發現在審閱的該類案件中,法院對借款是否實際發生的認定依據為出借人是否實際向借款人交付了借款;對借款實際發生金額的認定依據為出借人實際向借款人交付的借款金額。
借款是否交付及交付金額的多少由出借人證明。
(三)建議
因自然人之間借款合同的生效時間為出借人向借款人提供借款時,因此判斷借貸關系是否實際發生以及實際發生借貸金額的多少無法僅依據出借人持有的借條或《借款合同》。有借條及《借款合同》僅證明雙方之間就借貸達成一致意思表示,無法進一步證明出借人實際向借款人交付了出借資金。
建議出借人盡量采取銀行轉賬等可以顯示資金流向痕跡的方式交付借款資金;交付憑證上所顯示的全部資金總額應與借條或《借款合同》上顯示的出借金額一致;務必完整保存可以證明借款資金交付的全部憑證,確保借條或《借款合同》與交付憑證的互相印證,形成確認借款的完整證據鏈。
四、利息能否轉為本金計算復利?
(一)判決文書原文摘要(【2014】東民初字第1088號)
“……本案原、被告之間發生的實際借款僅是650000元,原告將一年利息390000元計算成借款本金要求被告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歸還并支付利息無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二)裁判觀點小結
通過同案例的對比分析,法院對“本金”部分的認定以出借人實際交付且未被償付或抵銷的部分為準。利息以雙方約定為準,但最高不超過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超過部分,法院不予支持。從目前整理到的所有案例中可看出,法院并不保護復利的計算。
(三)建議

從《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若干意見》第七條的規定可以看出,“復利”在立法層面得到了有條件的認可,但“適當復利保護原則”在本報告選取的云南省2014年司法判決文書中并未有所體現,因此,對于借貸雙方而言應當避免將利息計入本金計算復利的情形出現。

借款主體如何認定?
(一)判決文書原文摘要
1.因構成“表見代理”被認定為債務人【(2013)玉中民一終字第477號】
“……本院認為,李某甲在擔任合力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間以公司名義向馬麗借款用于支付公司欠他人的債務,且借條上加蓋了合力公司印章,原判認定本案借款系公司債務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確認……”
2.因不構成“表見代理”而否認其債務人身份【(2014)玉中民一終字第42號】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九條規定,行為人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以被代理人名義訂立合同,相對人有理由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的,該代理行為有效。本案商談借款時矣艷春未參與,雙方沒有借款的合意,雖然款是匯到矣艷春的信用卡中,但是應者云飛借款的要求而辦理的,矣艷春與者云飛之間系朋友關系,李惠仙一方不能提供證據證實其有理由相信者云飛是代表矣艷春借款,故對其主張者云飛與矣艷春形成表見代理關系的意見不予采納。本案中的借款人是者云飛,應當由其承擔還款義務。李惠仙上訴要求矣艷春、者云飛對借款5萬元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無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原判處理正確,應予維持……”
3.因系“夫妻共同債務”被認定為債務人【(2014)玉中民一終字第20號】

“……本院認為,周國麗本人認可向楊紅軍借款10萬元的事實,且陳剛在周國麗于2012年7月22日、8月13日出具的借條上作為擔保人簽字,周國麗于2012年9月18日出具的借條中雖無陳剛簽字,但仍系雙方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產生的債務,根據上述規定,應屬夫妻共同債務。陳剛抗辯周國麗借款后用于賭博,借款不屬夫妻共同債務,但未提供證據證實,故對其上訴主張不予支持……”

(二)裁判觀點小結

1.“夫妻共同債務”的認定
對于案件所涉及的債務是否是“夫妻共同債務”,法院的認定標準如下:
  • 夫妻雙方是否有舉債的合意。如果夫妻有共同舉債的合意,則不論該筆債務所帶來的利益是否為夫妻共有,該債務均應視為夫妻共同債務;
  • 夫妻雙方是否分享了該債務所帶來的利益。盡管夫妻事先或者事后均沒有舉債的合意,但該債務發生后,夫妻雙方分享了該債務所帶來的利益,則同樣應視為其夫妻共同債務。
在此認定標準下,各方的舉證責任又有以下兩種情形:
  • 如果債務人配偶參與了舉債行為,則由舉債人配偶就與債務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債權人明知夫妻雙方關于個人債務的約定承擔舉證責任;
  • 如果債務人的配偶沒有參與舉債行為,則原則上界定為夫妻共同債務,債務人配偶對是否為個人債務或是否享有共同債務利益承擔舉證責任。
2.表見代理的認定
如法院認定借貸行為構成表見代理,則代理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擔,即被代理人應當履行還款義務。對于是否構成表見代理法院的認定標準如下:
  • 權利外觀要件,即行為人無權代理行為在客觀上形成具有代理權的表象;
  • 主觀因素要件,即合同相對人善意且無過失地相信行為人有代理權。
  • 行為人是否具有代理權的表象意思,債權人是否善意且無過失的舉證責任由出借人承擔。

(三)建議

1.誰可以成為借款主體?誰不宜成為借款主體?

2.如何避免出現“表見代理”的情形
表見代理的舉證責任系由出借人承擔,如果無法證明借款人具有代理權的表象、出借人善意且無過失,則出借人無直接要求被代理人償還債務的權利。因此對于出借人而言,應當在交付資金前與被代理人取得聯系,落實是否授權代理人代理借款事宜;保留之前交易習慣形成的痕跡;要求代理人出具加蓋公章或由授權人簽字認可的授權委托書。對于被代理人而言,應當完善公章、營業執照、身份證等資料的保管方法;在授權時應當明確授權的范圍及授權使用的時間。
3.涉及“夫妻共同債務”時應注意的事項
為了減輕原被告在舉證時的困難,雙方可以采取如下措施:
(1)如果打算將具體債務做“夫妻共同債務”處理,則應在交付資金前落實借款人的婚姻狀況,在合同中約定借款用途,并由夫妻雙方共同簽字確認合同內容。如無法實現夫妻雙方共同簽署的情形,則出借人可向未簽字的一方發出通知并設定異議期,如收到通知的人在指定期限內沒有提出異議,則可將具體債務視為“夫妻共同債務”。

(2)如果債務不是“夫妻共同債務”,應當征得出借人同意,并在合同中明確具體債務為個人借款并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乒乓球横拍教学视频